陈建坤养殖海鳗

[]恰似羊群放进狼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

:海鳗捕食凶猛,是鱼虾的天敌,可有人却把这凶猛的鳗鱼和鱼虾养在了一起。原本相克的关系,却让当地年创产值近亿元。这种在羊群中放狼的养殖模式为什么能让凶猛的鳗鱼同鱼虾和谐共处?

:你好,欢迎收看科技苑。每年从春节到四月份,是福建省漳浦县旧镇白沙村捞鱼收获的季节。捞鱼对于很多地方的养殖户来说是件稀疏平常的容易事,但在白沙村却是件费劲儿的难事。

:一大早,福建省漳浦县白沙村村民陈建坤就开始抓鱼了。他养了60亩池塘的鱼,在当地是最大的养殖户。

记者:你怎么不下去抓?

陈建坤:一般我都很少下去抓的,它那个牙齿是很利的。它一咬下去,都是好几个洞的,马上会流血。

陈建坤:咬过,咬过太多次了。

记者:所以你现在不敢抓了是吗?

陈建坤:对、就是这个意思。

:让陈建坤不敢轻易动手的是一种很少见的鱼。

记者:你们抓的是什么鱼?

养殖户:海鳗、海鳗鱼。

:海鳗分布在非洲东部、印度洋及西北太平洋,在我国主要分布在东南海域。海鳗是鳗鱼的一种,不同于河鳗的是它长有尖利的牙齿。

陈建坤:虾是肯定要吃的。

养殖户:这种鳗鱼都能吃螃蟹。

陈建坤:小带鱼也可以吃掉。

:尖利的牙齿使得海鳗具有凶残的撕咬能力[

陈建坤:这里面全部都是鳗鱼洞。

记者:这一个一个洞,鳗鱼都钻到这里面,是吗?

:除了捕食,海鳗更多的时候会去打洞、呆在泥里。喜欢泥巴的海鳗,加上它凶猛的本性,陈建坤每次收获起鱼都会请这些专业的抓鳗人。

养殖户:不好抓,很辛苦。

养殖户:走掉了,真的不好抓。

记者:你们抓的时候有什么技巧吗?

养殖户:对、把头按下去。

:海鳗凶猛的习性,即便专业的抓鳗人要想捉住它们也不是件易事,就是这种吃鱼又吃虾凶猛鳗鱼,陈建坤却让鱼虾和它住在了一起。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还有养黄鳍鲷、对虾。

:明明是会被凶猛的海鳗猎食的鱼虾,又怎么能和自己的天敌共处一室呢?陈建坤又为什么要把它们养在一起呢?

2007年一直做水产销售的陈建坤开始养殖海鳗,虽然是门外汉,但他对于海鳗有着深刻的记忆。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很熟悉的,很小我们就懂,这一条就是海鳗啊。
我本身就是渔民,抓鱼的渔民。

:旧镇湾地处福建省漳浦县古雷半岛和六鳌半岛之间,陈建坤生活的白沙村就在旧镇湾边,作为一个沿海的小渔村,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是渔民。在海边钓海鳗是陈建坤和当地很多渔民儿时最大的乐趣,而海鳗也成了当地渔民生活里离不开的一道美食。

海鳗的肉质洁白鲜甜,跟河鳗相比,蛋白高而脂肪少,含有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不仅在福建,在很多南方城市,海鳗也是很有人气的美味鱼鲜。而日本人对于吃鳗的疯狂迷恋,使得鳗鱼身价倍增。因为有营养有市场,陈建坤所在的白沙村从1993年开始尝试着养起了海鳗,不起眼的滩泥成了渔民的宝贝。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有这个泥土我们才去做,搞养海鳗。这个泥黏黏的,就是这样烂烂的才好。没有沙所以海鳗生活的很习惯,如果带沙的就不好。

:海鳗很喜欢钻泥打洞,因为身上没有鳞片,失去了保护,带沙的泥土就会对海鳗的皮肤造成伤害。而靠近海湾的白沙村有大面积的滩泥,渔民们就把这又软又烂、质地细腻的泥巴圈成了一个个池塘,引入海水养殖海鳗。

海鳗和河鳗一样,它们神秘的繁殖习惯依然是个难解之谜,所以渔民们都是用野生海鳗苗进行养殖。

底泥、海水、投喂新鲜的杂鱼,池塘里的鳗鱼就像生活在自然海域一样。由于海鳗长势好、生长速度快,当地越来越多的渔民养上了鳗鱼。然而就在2002年,海鳗得上了一种怪病。

养殖户:耳朵红鳗鱼得了这重病,它会死掉。咱们这个池塘如果放上一万五千条的鳗鱼苗,到抓的时候只剩不到九千条,其它的都死掉了。

:被养殖户称作“红耳朵”病的鳗鱼,其实鱼鳍充血发红,每天都在死亡。当时还是海鳗经销商的陈建坤,和大家一样无奈,更让大家无奈的是,没有人知道海鳗为什么染病。

陈建坤:那我们没办法,大家都没研究出来。

养殖户:也有上去给水产师傅、教授来看,也没有办法。

:由于海鳗在当地养殖时间不长,经验积累不够,当时没有人说的清楚海鳗死亡的真正原因。虽然还没有到收获的季节,养殖户们却早已估算到了自己在经济上即将遭受的巨大损失。

养殖户:鳗鱼死掉了,到两三年抓就亏本了、是不是?这两年的饲料、投料就全部完蛋了。

:海鳗要两年左右才能收获,偌大的池塘由于海鳗的陆续死亡效益急速下降。要想挽回经济效益,就得提高池塘的利用率,当地养殖户开始琢磨着往鳗鱼池里再养点什么。白沙村盛产黄鳍鲷和对虾,如果在鳗鱼池里能够养上鱼虾,池塘就能提高效益,可这个想法让大家心里都打起了鼓。

陈建坤:产生这个怀疑,海鳗会不会把这个黄鳍鲷,小的给它吃掉。

养殖户:这鳗鱼是肉食性的,担心会把鱼虾吃掉。

:别说养殖户担心鱼虾会被海鳗吃掉,就连当地水产的人员也有着同样的困惑。

福建省漳浦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
郑志坚:因为海鳗是凶猛性的、肉食性的鱼类,你放虾下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吃鱼又吃虾,海鳗凶猛的习性大家早已了解,可如果不在鳗鱼池里放鱼虾,难道就要这样守着剩下的海鳗吗?就在当地养殖户们进退两难的时候,一个发现,让他们大胆的迈出了这一步。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无意当中就发现,我们进水的时候,进那些黄鳍鲷的苗,虾苗进来我们都不知道,然后等到清理这个池塘的时候,才发现那个里边有鱼有虾,长膘也是挺好的。

:原来在进水时,海湾里的一些鱼虾也会被带进池塘,这些鱼虾不仅存活了下来,而且长得很好。于是,一些养殖户才试着把鱼苗和虾苗投进了鳗鱼池。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混养下去以后鳗鱼就不怎么得病了。

:混养成功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陈建坤和不少养殖户都加入到了混养海鳗的队伍中。那么静静的池水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凶猛的海鳗在池塘里真的不吃鱼虾了吗?和鱼虾一起生活后海鳗为什么没再发病呢?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我们这个虾每天都要赛跑的。要不然就会被人家吃掉
。混养的虾就是这样,如果不是一个运动员的话,会被人家吃掉,没办法。

:原来,陈建坤这些养殖户投放进去的对虾并不会百分之百的成活。已经被人们喂了杂鱼的海鳗对虾群放松了猎捕,但总有一些对虾会落入海鳗之口。

福建省漳浦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
郑志坚:没错如果虾发病的话,它活动就比较弱了,游动就不行了,刚好被海鳗吃掉。

:有病的对虾,除了会被海鳗吃掉,也会被肉食性的黄鳍鲷所捕食,而黄鳍鲷一旦有病、体质变弱,也会成为海鳗的美味。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尽管是人工养殖的池塘,却也和自然界一样遵循着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规律。

不再出现病虾病鱼,病菌在池水中就难以传播,而这种混养的方法,还减少了残饵对于水质的污染。

福建省漳浦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
郑志坚:对虾也可以吃,吃一些残饵,把黄鳍鲷、海鳗吃剩下比较小的颗粒,对虾来吃掉。残饵利用率非常高,所以它使水的环境比较好。

:池塘里有了对虾反而减少剩余饵料对于水质的污染。水环境越来越好,海鳗自然不再发病,黄鳍鲷和对虾也很健康。陈建坤和当地养殖户体会到了混养的好处,又在鳗鱼池里养上了泥蚶。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带血的血蚶,血越浓,它的质量就越好。

:这带血的泥蚶和海鳗同样喜欢生活在泥里,陈建坤让它们住在一起,岂不成了争地盘的冤家吗?就在陈建坤这次放水收获时,我们找到了泥蚶和海鳗和谐共处的奥秘。

陈建坤:中间比较高的地方是放泥蚶,贝壳类的。

记者:中间就像一个小岛一样。

陈建坤:对、就是这个意思,中间要比较高一点,放贝壳类的比较好。低的地方,底下就是海鳗。

:高出来的滩泥,是养泥蚶的;低下去的泥沟里养着海鳗,使得它们虽然都生活在泥巴里,却互不干扰,不过,陈建坤他们这中间高四周低的池底设计,还不单是为了避免海鳗和泥蚶的地盘之争。

福建省漳浦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 郑志坚:晒那个滩面,促进那些藻类的繁殖,

:泥蚶主要以硅藻为食,硅藻大多生活在阳光充足的水体表层。陈建坤让泥蚶住在滩泥的高地儿,也是为了泥蚶取食着想。

主养海鳗的池塘,混养上了泥蚶、对虾、黄鳍鲷,鱼虾贝的品质提升了,陈建坤的池塘综合效益也提高了。

陈建坤:一般20亩来说,差不多在40到50万吧。

记者:就是这一季是吧?

陈建坤:一季。还有黄鳍鲷、泥蚶、虾,这个是增加收入的。

:海鳗和鱼虾贝混养的生态模式不仅在白沙村,整个旧镇都开始纷纷效仿,这也让漳浦县县委看到了一条海鳗产业能够健康发展的道路。

福建省漳浦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黄国峰:从理论上来说,是相生相克的东西,不能混养在一起,那么现在混养在一起。这个好比我们一群羊,我们一群羊当中放入了一只狼,或者几只狼,形成一种生态的,自然的食物链的环境。

:海鳗的生态养殖,让陈建坤等许多养殖户都认识到了什么是健康而且高效,全镇的养殖面积迅速发展到了一万两千亩,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大家把海鳗养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场灾难却在旧镇降临了。

:2012年的一天,陈建坤的池塘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浮到那个水面上就看得到,一条白白的,一条白白的。一两条,三五条,每天都有。我那个池得病死掉了2000多条。

:当时陈建坤每天都要来池塘捞死掉的海鳗,最多的一天竟然死亡了50多条,海鳗的大规模死亡让陈建坤的养鳗事业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陈建坤:两千多条,最起码当时那个总的累计也有五六千斤,损失五六千斤海鳗。

记者:五六千斤大概得多少钱?

陈建坤:当时价格是二十几块,五六千斤就十几万。

:不只陈建坤,当地80%的养鳗池都出现了死鳗的现象。

养殖户:这个鳗鱼,像我们这种,去年到夏天,会死很多。

:漳浦县旧镇镇竹屿盐场、白沙村一带,每天都有海鳗死亡,这让不少养殖户开始担心,难道十年前的那场鳗鱼不明死亡的灾难还会重蹈覆辙吗?而陈建坤觉得,和十年前单养海鳗不同,如今是最生态的混养方式,鳗鱼本不该频频死亡,并且从外观上看,鳗鱼也没有发红等不正常的病症,那么眼下海鳗死亡的真相是什么呢?

郑志坚:我们给它解剖,胃都是空空的。

记者:空空的是什么都没吃?

郑志坚:都没吃,没有吃饵了,不会吃了。就是细菌性的肠炎。

:那么海鳗怎么会得上肠炎呢?

福建省漳浦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 郑志坚:水质坏了。

:池水被污染,就容易滋生病菌,水质就会变差。和人一样,不卫生,鳗鱼才会得上肠炎。可要说这水有问题,陈建坤和当地的养殖户却不这么认为。

福建省漳浦县海鳗专业合作社社长 陈建坤:很有保证的,这个水质是很好。

:为了保证水质,一般陈建坤他们都是每天排一次水,进一次水涨潮的时候,水位升高,外海的海水大量涌入旧镇湾,水流经过这样的交换,水体就会变得很清澈。这时候进水,水质好,对海鳗等鱼虾的生长都很有利。加上自己是生态混养的模式,陈建坤等很多养殖户对自己的池水很放心。

可既然换进来的水没问题,那专家所说的水中的病菌是从哪来的呢?

和大多数鱼类比,池塘的底泥对于海鳗的生长显得更为重要。在养殖户看来,四五十厘米厚的底泥是鳗鱼栖息的场所,而在专家眼中,这些厚厚的底泥和鳗鱼一样是有生命的。

福建省漳浦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
郑志坚:毕竟那个底泥都已经非常老化,没有活性。因为一年积累下来的浮游生物,浮游植物的死亡,还有鱼类粪便。

:陈建坤他们虽然是生态养殖的方法,可浮游生物和粪便的积累却会使底泥提前进入老龄化。老了,这病就来了,上岁数的底泥就会逐渐滋生细菌。

福建省漳浦县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
郑志坚:去年的气候特别异常,造成了天气非常高温,水温也高了,使底泥的一些不利因素,底泥生物爆发,影响水质。

:异常的高温使得底泥上的细菌活跃起来,致使海鳗染上细菌性肠炎。得了肠炎就不想吃东西,这时还像平日里一样投喂小杂鱼,就会加速水质的恶化。

为了避免海鳗再次得上肠炎,保证良好的水质,陈建坤和当地养殖户在收获之后开始了池塘底泥清淤的工作,并且这个工作以后年年都要干。让底泥始终“年轻有活力”,当地的生态混养真正实现了健康养殖。

陈建坤:海鳗平均在4斤左右,一年半下来海鳗平均在4斤左右。

陈建坤:这条就有10斤以上。

记者:10斤左右的,能占到你整个池塘的多少呢?

陈建坤:能占到20%左右。

:长膘快、品质好,陈建坤的海鳗供不应求,基本上每天都要卖鱼发货。这个时候,不光陈建坤,全家人都要跟着忙起来了。

陈建坤妻子:还好,平时每天在1000多斤。如果是春节期间,有时候就是每天一两万斤。

:为了推动海鳗这个产业的发展,陈建坤成立了海鳗专业合作社,发展社员80多人。20年的摸索,漳浦旧镇海鳗这一自然资源,逐步变成了当地的主导产业,年产量达到9000多吨,混养的生态模式让海鳗年创产值近亿元。

福建省漳浦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黄国峰:利用我们自然的资源优势,
33:00把它转化成产业优势,经济优势,通过合作社把这种模式,来推广到一个更大的面积和规模。把这个产品做为原生态养殖的健康产品,来拓展市场。

:在水产养殖上,混养早就已经是被大家所接受的一种生态模式,而像福建省漳浦县这种在“羊群里放进只狼”的混养方式,更加显现出了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海鳗、黄鳍鲷、对虾、泥蚶在同一个池塘里的和谐生活,不仅为当地养殖户带来财富,也为海鳗的产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